首頁 >> 娛樂資本論 >> 要么賣,要么封!TikTok如此成功,張一鳴的選項卻只有兩個

要么賣,要么封!TikTok如此成功,張一鳴的選項卻只有兩個

楊松 張丹 來源:21世紀商業評論 2020-08-03
TikTok的命運將在45天內決定。

要么賣,要么封!TikTok如此成功,張一鳴的選項卻只有兩個

8月3日中午,低調的張一鳴終于有了態度。

這位字節跳動創始人向公司全員發送一封內部信,稱近一年來,“一直在積極配合CFIUS對公司收購musical.ly項目進行的調查”,然而,留待的選項只有兩個:“TikTok美國業務面臨被CFIUS強制要求出售的可能性,或因行政命令讓TikTok產品在美國被封禁。”

要么賣,要么封!TikTok如此成功,張一鳴的選項卻只有兩個

CFIUS為“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”的簡稱,基于美國國家安全考慮負責審查外國投資,字節跳動則是在收購musical.ly后,與抖音海外版合并,由此構建一個全球短視頻平臺TikTok。

內部信透露,出售TikTok在美業務,是字節跳動在CFIUS強制要求下不得已的舉措,“我們一再強調自己是一家私營企業,且愿意采取更多的技術方案來消除顧慮,CFIUS還是認定字節跳動必須出售TikTok美國業務。”

“考慮到當前的大環境,我們必須面對CFIUS的決定和美國總統的行政命令,”張一鳴說。

重啟出售談判,人為刀俎

張一鳴確認,正嘗試“與一家科技公司就合作方案做初步討論”。

8月3日早上,微軟官方發布消息,宣布重啟并購TikTok部分業務。據悉此次交易談判,是微軟、字節跳動向CFIUS報備前提下進行的,涉及美國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TikTok業務。微軟可能邀請其他美國投資者,參與并購少數股權。

此前,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反對美國公司收購TikTok,談判被迫暫停,其格外強硬,揚言“就TikTok而言,我們將要禁止它進入美國。”

要么賣,要么封!TikTok如此成功,張一鳴的選項卻只有兩個來源:VCG

國際制裁研究專家孫才華在接受《21CBR》采訪時表示,依據《國家緊急狀態法》和《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》,美國總統可宣布美國面臨境外的威脅,進入緊急狀態,并行使上述法律給予總統在緊急狀態下的特殊權力。

微軟在聲明中特意提及,在CEO薩提亞·納德拉(Satya Nadella)與特朗普進行對話溝通后,并購談判才再度開啟,談判將在于9月15日前得出最終結論。未來45天內,將決定TikTok在美國的命運走向。

就美國政府關注的用戶隱私問題,微軟稱,TikTok美國用戶所有私人數據將被轉移到美國,并確保美國以外地區的用戶數據備份會被刪除,以此減少交易阻力。

“特朗普就給了字節跳動45天出售TikTok,對于這么龐大的一筆業務(估值500億美元),絕對有些短。” 孫才華認為,字節跳動可選擇的交易對手有限,非美國公司不敢買,時間又特別緊迫,或對交易造成不利影響。

相對封禁,出售至少能令字節跳動在財務方面得到補償。

據悉,根據美國有關經濟制裁的法律,受制裁公司可以尋求兩種救濟途徑,一種是行政復議,另一種是司法救濟,即向美國法院起訴美國政府。從張一鳴的內部信看,字節跳動大體放棄了這種可能性。

存在安全風險?懷璧其罪

無論CFIUS或者特朗普,下手TikTok的官方理由,均渲染其危險性,認為將帶來“國家安全風險”。

技術上的理由,即便連美國本國的安全專家都不能信服。

Digital Barrier——一家為國防、國家安全和反恐提供監測解決方案的公司——創始人Zak Doffman在福布斯(Forbes)網站撰文指,“我們看到有報道,稱TikTok是‘中國間諜軟件’,稱該應用從用戶設備中竊取數據并發送到中國。這當然沒有任何證據,而且幾乎可以肯定,在任何層面上都不是真的,至少在它被呈現的方式上不是。”

Zak Doffman專門跟蹤了TikTok一年有余,他認為,該應用確實存在兩個安全隱患:一是偶爾會發布一些存在安全漏洞且需要緊急修復的軟件;二是在用戶使用Tiktok時,會捕獲用戶數據,能很好地推斷出用戶的好惡、朋友消遣方式、消費行為、位置甚至生活方式。

“數據似乎具有侵入性,但Facebook和Google以及你允許在你設備上訪問數據的其他眾多應用程序都是一樣。”Zak Doffman說,“這是否意味著你被監視,數據受到泄露,使你處于危險之中——不,至少不會比美國社交媒體巨頭做同樣的事情更嚴重。”

這位安全專家的結論是,這款流行應用受到的討論和待遇,僅僅因為是“TikTok是中國的……證明很難被打敗”(TikTok is Chinese……has proven hard to beat)。

無獨有偶,就TikTok危險性的討論,美國發行量最大的報紙之一《今日美國》(USA Today)在其官網“Fact Check”(事實確認)欄目發文,認為有關其構成安全威脅且為黑客和兒童販賣者專用的說法,是部分錯誤(Partly false)的,盡管確實有黑客存在:

“雖然TikTok的所有者是一家總部位于中國的公司,該公司此前確實因其安全性而受到審查,但說它不安全是錯誤的。TikTok表示,該公司已經解決了已識別的安全問題,并對網絡安全公司發現的漏洞采取行動。”

美國對TikTok的圍追堵截,在事實層面,均無法令人信服,其核心在于政治因素,但也離不開競爭對手的推波助瀾。

要么賣,要么封!TikTok如此成功,張一鳴的選項卻只有兩個來源:VCG

在上周舉辦的壟斷聽證會,Faceboo創始人扎克伯格稱,Facebook一直踐行的美式價值觀,正受到來自中國科技企業的威脅。

“中國正在建立自己的互聯網力量,做法非常不同,他們正在向其他國家輸出他們的價值觀。”這種說法含沙射影指向TikTok。

字節跳動在早先的聲明指出,公司全球化過程中,面臨著各種復雜和難以想象的困難,其中就包括“競爭對手Facebook的抄襲和抹黑”。

全球愿景不改,向死而生

假如出售美國業務,TikTok將失去重要的收入來源。美國TikTok用戶量遠小于印度位居第二,商業化更為成熟,潛力更大。

據Sensor Tower數據,2020年6月TikTok(包含部分抖音用戶)全球營收超過9070萬美元,中國市場貢獻了約89%的營收(來自抖音);美國貢獻6%的營收,位列第二,營收500萬美元,超過剩余其他海外地區營收總和。

要么賣,要么封!TikTok如此成功,張一鳴的選項卻只有兩個

除了美國市場,TikTok最大市場印度也已被封禁,損失預估高達60億美元。

孫才華認為,TikTok作為社交平臺,牽涉到話語權,其出海順利如否,跟國際政治經濟形勢高度相關。

面對巨變,字節跳動目前一個務實選項是聚焦國內。

據科技媒體The Information報道,一名字節跳動投資人稱,公司已向一些投資者表明,計劃更加專注在中國市場的增長,方式是拓展新領域,并試圖開發一款新的熱門產品。普遍認為,其在個性化算法、技術中臺等方面積累的優勢,有助于持續打造優質產品。

憑借信息流廣告、直播電商等業務,字節跳動營收節節攀升,今年的營收目標預計達2000億,大部分來自國內市場。在強勢的媒體類業務外,字節跳動正加大在教育、游戲等領域的投入力度。

此前,公司已宣稱,教育業務今年將招聘超過10000人,未來三年會持續投入,且無盈利計劃。按照此前的規劃,未來3年在京員工總數預計將突破6萬人,武漢團隊到年底將擴大至5000人。

上周,有消息稱字節跳動考慮中國業務單獨在香港或上海上市,估值將超過1000億美元,隨即遭到否認。

要么賣,要么封!TikTok如此成功,張一鳴的選項卻只有兩個

即便出海最為成功的TikTok產品接連受挫,張一鳴依然表達了對TikTok的信心,稱TikTok已成為全球文化的一部分。公司在海外還推出了社交媒體和娛樂平臺Helo、企業辦公套件產品Lark等移動產品。

公司官方聲明稱,將堅守全球化的愿景,并正探討“在美國之外設立TikTok總部的可能性”——英國《太陽報》稱,倫敦是一個潛在的可選項。

“我們還沒有完全決定最后的解決方案......字節跳動要做一個值得信任的全球公司,始終沒有變化。“張一鳴說,在一個巨變的時代,也更值得為之努力。

題圖來源:VCG


(編輯:陳曉平)
相關標簽: TikTok  
0
0
相關文章
梦幻城娱乐国际手机版